• CPCF

擁抱愛●擁抱哀傷 Psychological

社工 方美華

父母的愛是義無反顧的。   


在漫長的治療路上,生命設下一道又一道的難關,父母縱有再多辛 苦也得咬牙跨過。但原來最難最痛的,


是面臨孩子病況驟變、生死懸於 一線的時候……


  九歲的天穎於兩年前患上癌病,好不容易熬過長達一年半的化療, 開始接受骨髓移植。治療的進度本來頗為理想,父母也開始默默盤算著 出院後的各項安排,孰料病況突然急轉直下,原本的治療計劃被迫中 斷,天穎被緊急送入深切治療部。接下來的日子,母親日夜守候在側, 一顆心懸在半空,隨著病況的反覆一直起起跌跌。


  在這些病情反反覆覆的日子裡,難以看見一絲曙光,瞬息萬變及令 人沮喪的資訊接踵而至,一次又一次與醫療團隊的家庭會議,和伴隨而 來的每一個決定,都給父母難以想像的壓力。


「病情真的不能逆轉嗎?怎會這樣,我相信有一天他會跟 我一起回家。雖然機會渺茫,醫生總得找個方法去幫助天穎 吧!」、「看到他的痛苦,我是否應該放手,讓他離開?」、 「怎樣把這個惡耗告訴爺爺嫲嫲?讓他們看到天穎這個樣子, 他們能承受得住嗎?」


  作為同行的社工,陪同父母一起參與和醫療團隊的會面,支持他們 盛載驚心動魄的資訊,幫助他們暸解情況,在矛盾和混亂中有足夠的時 間和心靈空間,整理思緒,細想在十字路上如何走下一步,並提供適時 的情緒和心理層面上的支援。


不止一次,我陪伴著日漸憔悴的母親,聆聽她的盼望,盛載她的淚水、憂慮和恐懼。 「我信他會好起來的!」母親總是這樣告訴我。奈何,期待中的奇跡遲遲沒有出現,經過漫 長的戰鬥,天穎小小的身子已無法再負荷更多的治療,每況愈下。父母眼見心愛的孩子飽受 病痛的折騰,自己卻愛莫能助,內心的悲痛不可言喻。


  某個深夜,我收到深切治療部醫生的緊急通知,再一次病危告急,令父母陷入天人交戰 的痛苦和恐懼中。當我抵達時,母親早已哭成淚人,滿滿的哀傷充斥著深切治療部的病房:   

「他太辛苦了,我實在不忍心,寧願痛的是我,辛苦的是我,這樣沒有任何生活 質量可言的日子,對他來說實在太殘忍了……我不肯定現在是不是應該放手的時候, 很怕如果過早放手,以後會內疚;但看著他這麼辛苦,又怕延長他的痛苦……」


  由午夜到清晨,母親一直緊緊握著天穎的手,一邊撫著他的小臉,一邊分享關於天穎的 點點滴滴,從他的性格、他的興趣、到他最快樂的時光……一起擁有過的回憶,是家人與病 童最好的連繫,也是最美麗的愛的見證。我很感恩天穎母親能與我分享這些屬於他們獨一無 二的回憶。當晚父親未能趕來,為了讓父親也可以與天穎說說話,我提議母親致電父親,讓 父親能透過電話陪伴在側。


「你如果累了,就放心去做小天使吧! 我們知道你已經盡力了……」   捨不得放手,是愛,但若到了不得不放手的時候,父母要接受及允許;擁抱愛,擁抱哀 傷,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啊!當知道離別在即,父母所經歷的哀傷是無法估計的,有那麼多 未來得及完成的願望,有那麼多糾結的情緒,身心疲憊不堪,及時的介入和身心靈支援,有 助減少他們日後的遺憾。   作為同行的社工,我感恩父母的信任,允許這一路的相伴。祝福天穎,也祝福這充滿愛 和勇氣的一家。







1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